主页 > L趣生活 >《在台湾寻找Y字路》 >

《在台湾寻找Y字路》

2020-06-10

书名:在台湾寻找Y字路

作者:栖来光

译者:邱函妮

出版社:玉山社

出版日期:2017/01/05

《在台湾寻找Y字路》

发明「Y字路」这个名词的是日本代表性平面艺术家—横尾忠则,应该是毫无异议吧!横尾忠则的「Y字路系列」,是以故乡的Y字路风景为主题,并混杂了过去、现在、未来、幻想与现实的系列作品,充满魅力,也是我十分喜欢的绘画作品。我的第一本书《在台湾寻找Y字路》得以出版,要感谢创造出「Y字路」概念的横尾忠则。首先,我要以心电感应的方式,将发自内心的感谢与尊敬,传送给横尾先生。

我对Y字路最早的记忆,可以追溯至小学时期。当时,我住在山口县山阴地方的小城镇。正值1980年代的前半期,从明太子工厂排出有如鲜血般的红色废水,发散出腥臭气味,直接注入河川。从学校返家途中,我会经过跨越有着明太子颜色的河川桥樑,那里正是「Y字路」的所在。然而,左右两边的道路,都可以通往位于高地且靠近海边的家。

右边的道路,是我上下课通学的必经之道,然而随着年纪增长,结交了住在左边道路上的同学。为了可以和同学多相处一会儿,有时我会经由左边的道路回家,由于学校规定上下学的道路是右边的路,因此往左边走的话,总是会感到一丝罪恶感!而且,往左边回家的路上,会经过一段非常难走的陡峭坡道,让我气喘嘘嘘,甚至觉得心脏快要停止,也曾经被一群野狗追赶。即便如此,我还是经常偷偷地从左边的道路回家。

去程开心,归途却感到害怕。要往右边走?还是要往左边走?

这是我的「Y字路」原始风景,二十几年后再次回到童年居住的城镇,河川已看不见明太子色调,印象中距离遥远的学校,实际上也不太远。

回首过往,我曾经遇见无数的Y字路,必须选择要往左还是往右。十年前,我也面临人生重要的Y字路,后来由于结婚的缘故,我选择了通往「台湾」的道路,在这之前,从未想到有一天会定居在台湾。

如今,我在台北住了十年。这段期间,街道的样貌一点一滴的改变,有许多东西消失,又出现新事物。然而,却没有人留意消失的事物。好像从一开始就不存在的样子,他们只是漠然地从旁经过。

台北留下许许多多的Y字路。藉由对照以前的地图,可以了解到Y字路的形成过程,并且挖掘出埋藏其中的故事,当我意识到这一点时,台北的街道,从原本寻常的三度空间,突然变成四度空间,宛如戴上IMAX电影的3D眼镜一般,原本早已遗忘却埋藏其中的「消逝的时光」倏忽出现,历历在目。从那天起,我开始着迷于寻找Y字路,虽然不是捕捉宝可梦,然而我却像在捕捉Y字路般地穿梭于台北的大街小巷之中。

这本《在台湾寻找Y字路》,是我的「Y字路GO」的台北生活集锦。在我所遭遇的Y字路上,我听见了台北的各种声音。清代、日本时代、戒严时期以及属于我的回忆。在不同的频道之间,我一边调整协调器,一边将我所听到的声音纪录下来,并透过混音处理,完成了献给台湾的情歌。

这本书的出版要感谢协助中文翻译的邱函妮女士,以及给我许多意见的作家水瓶子先生,协助日语校对的田中美帆女士,一直替我打气加油的家人与朋友,研究台湾文献的前辈与学者,并且给我出版机会的玉山社的魏淑贞女士、蔡明云女士等人,在此诚挚地致上我的感谢之意。

2016年10月10日 栖来光

==

《在台湾寻找Y字路》

台北市同安街8巷X同安街8巷2弄

有这幺一说,「古亭」的地名是由「鼓亭」转变而来。清代,这里是由福建泉州安溪人所开垦的地区,由于害怕被住在新店山区的原住民泰雅族猎头,而盖了「望楼」,以监视其动静。当有状况时,看守望楼的人会鸣鼓通知,因此,望楼又称为「鼓亭」。

查看1927年的地图,会发现沿着南昌路的水路,在同安街入口处左弯,有如弓箭一般,再度返回南昌路。由于曾经是水路,走在这里,我感觉自己有如身处阳光无法穿透的海底深海鱼,在迷宫般複杂的同安街上游来游去;突然间,就与这条Y字路相遇了,而照片右侧的「同安街8巷」,也曾经是水路。顺道一提,沿着这条水路往前走所碰到的Y字路(儿玉町四丁目),曾经是儿玉源太郎的别墅「南菜园」。

罗斯福路靠近同安街入口处有间黑漆漆的大庙,名为「古亭地府阴公庙」。这里是俗称的「阴庙」,源自于「孤魂信仰」,相当于日本的「御灵信仰」,也就是藉由祭祀横死的怨灵,以避免其作祟或者想借助其力量的民间信仰。这间阴庙因主要是祭祀未婚女性,又被称为「姑娘庙」。此庙建于1885年左右,当时据说与一般阴庙一样,是间小小的祠堂。

2015年获得直木赏的台湾出身作家东山彰良,在《流》这部小说中提到主角的祖父,曾经在「中华商场」中建了一座祭祀狐灵的阴庙。与一般的庙不同,有许多人会在阴庙许下一些「负面」的愿望,例如在赌博中获胜、报复,甚至祈求让某人陷入不幸当中等。如果愿望实现,却不回礼祭拜的话,有可能会遭遇灾难。

回礼祭拜,除了拿香祭祀之外,也包括修筑庙宇,主要是依实现愿望的大小而定。一百年前还是一间小小的祠堂,现在变成如此大规模的庙宇,可见参拜者「愿望」实现的成果;这幺一想,不禁令人感到有些毛骨悚然。

从这间阴庙所在地的罗斯福路,往缓坡道的同安街下坡走去,越过之前的铁路(现在的汀洲路),就来到了从前称为川端町的淡水河新店溪畔。战前,这里一到週末,就有许多人来到河边戏水,十分热闹;溪畔有一间「纪州庵」,是由纪州(和歌山县)出身的平松一家,于西门所开料亭「平松家」的分店。

战后,「纪州庵」被中华民国政府接收,成为公务人员、国营事业家庭居住的集合宿舍。台湾的知名小说家王文兴也曾住过这里,其代表作《家变》,就是以同安街为舞台所书写的小说。

「纪州庵」原本分为本馆、别馆、离屋,但是本馆与别馆因火灾烧毁,仅剩下离屋,经修复后成为以文学为主题的公园「文学之森~纪州庵」中的主题建筑,于2014年开幕。

这幺看来,同安街可说是过去与现在交错的梦幻仙境。

然而,潜藏此处的并非永井荷风的「梦之女」,而是「梦之Y字路」。

相关推荐


申博太阳城_申博太阳城游戏登入|美好生活的向往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618申博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信誉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