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分享给大众 >一点荤食都不吃的素食者认为维生素B12从海藻、紫菜补充,这是 >

一点荤食都不吃的素食者认为维生素B12从海藻、紫菜补充,这是

2020-06-14

有人问我对素食的看法,我的回答如下。原始人类是杂食动物,吃素是文明出现以后的自主选择。要从杂食动物变回草食动物,不是一件简单的事,必须有信念、时间心力与生活调整做后勤支援。

人类吃素已有几千年历史,最早的吃素信念有两种。一种来自宗教信仰,也就是佛教等宗教强调的不杀生。另一种则是认为吃肉带有纵慾意涵,因而选择吃素,回归素朴生活,以求涤尽身心,也就是所谓的斋戒沐浴。

不杀生也有两种动机,一种是基于因果与轮迴观念,怕吃肉等于吃人,或者以后被人吃或被惩罚,另一种则是不忍动物受苦。因不忍动物受苦而不吃肉,是一种高尚情操,但多数人不杀生乃出于第一种动机。世上也有极少数人天生悲悯,即使不是教徒,也不忍杀生,可说是人间菩萨。除了佛教徒,一贯道信徒也是有名的素食族群。似乎也有基督徒遵守不杀生的律令。

「杀生」二字听在杂食动物耳里有些刺耳,于是有人以此回嘴:「植物不是生命吗?」这样的质疑已经跳脱宗教教义脉络,只会把问题弄得更複杂。

台湾在三、四十年以前,吃素跟出家几乎画上等号,但随着社经发展,吃素渐渐有了不同的动机,比如为了健康。现今台湾约有一成人口习惯吃素,其中大部分人应该是为了健康。多吃蔬菜水果、少吃油腻肉类,有助于慢性病的预防与控制,这是众所周知的保健概念。而其中有些人越吃越清淡,最后乾脆都不吃肉,就成了素食主义者。

另外一种新兴的吃素动机是为了环保,因为肉类食物必须经过层层生物链炼製,过程里排碳较多,也耗费较多能量。或者也有动保人士不愿吃肉,类似另一种不杀生。

而既然吃素与养生、环保、动保沾上边,当然也渐渐带有思想进步的意涵。于是也有少数人把吃素当成一种风格,藉以彰显品味。

以上是吃素的常见信念与动机。素食主义者的食物选择相对较少,当然必须花费较多时间心力来张罗食物。我记得三十年前,我的高中国文老师,一位清瘦佛教徒,每天就只吃白饭配水煮豆,学生难以置信,但他甘之如饴。那时外头素食餐厅不多,很多素食者必须自己煮,但这些年素食商机大增,素食者的外食已不是大问题。

台湾目前的素食餐厅以自助餐小店形式居多,也有少数吃到饱餐厅,比如台中着名的圣华宫,以及比较高档的仿欧式蔬食餐厅,或者纯素食的麵店。为了写这篇文章,我特地到台中公益路一家素食自助餐小店吃午餐,餐檯上罗列大约二十道菜,自己夹取,主食有五穀饭与白饭,结帐则用秤重,吃起来价格跟一般自助餐差不多。用餐时,有位中年出家人进来,夹了几样蔬菜堆成好大一盘,结果老闆娘竟然只算他二十元。有阵子素食餐厅流行仿荤食外型料理,比如素鸡素鱼什幺的,现已大幅减少。

素食者刚开始吃素,或许会怀念肉类滋味,但吃成习惯以后,尤其是长年素食者,反而闻到肉味就会反胃。当然如果无法忍受每天无肉无鱼的日子,就只好放弃素食主义。

任何习惯或规则,一旦挂上「主义」两字,大都带有强迫、排他意涵,素食主义也不例外。素食习惯一旦根生蒂固,就会变成一种内在律令,而如果逾越,内心就会被扎一下。反过来说,若能严格恪遵,便能带来守规矩、求完美的快乐。

虽然素食者越来越多,但在社会上还是绝对少数,因此严格素食者,多半社交生活会受到影响,比如聚餐就会先想到方不方便吃素。久而久之,乾脆儘量不聚餐,省得麻烦。问题是家族聚餐不能不参加,于是有些人既不愿打破素食规矩,却又不愿麻烦别人,吃顿饭如坐针毡。也有素食者跟荤食者结婚,为了喜宴该不该办全素而争执不休,还没结亲家先弄成冤家。

就因吃素多少带来不便,于是根据严格程度可以把素食主义分成几十种,比如所有荤食都不吃、可吃鱼类、可吃蛋奶,或者锅边素、方便素等等。

一点荤食都不吃的素食者,必须当心营养缺乏,尤其是维他命B12。有些素食者认为可从海藻、紫菜补充,这是以讹传讹,因为维生素B12只存在动物体内。维生素B12只能由细菌产生,其他动植物都无法自行合成。

关于维他命B12,我会另写专文描述。这里要讲的是,吃全素的人一定要补充维生素B12锭剂,否则很容易缺乏,而维他命B12缺乏会导致类似失智的症状。事实上美国医学研究院(IOM)早已建议五十岁以上的人最好要吃维生素B12锭剂,因为很多中老年人很难从食物吸收维生素B12。

至于吃蛋奶素者也得小心,虽然蛋奶含有维生素B12,但如果吃的份量不够,还是会欠缺。而除了维生素B12,蛋白质与铁质等等,也是素食者必须注意的营养成分。

每当在门诊遇见吃素的老年病患我都会建议,除非为了宗教的理由,否则老人家最好不要吃素。因为绝大多数老人家的营养概念都不足,吃素很容易营养不良,本来为了健康而吃素,却反而把身体弄坏。

「方便素」是一个很好的字眼,凡事有了「方便」二字,就轻鬆多了。我敬佩吃方便素的人,既可抱持进步信念,又可为了人情世故而折衷,这样的人大概都是好相处的人。

反过来说,太坚持素食规则,一点点变通都不能容许的人,就会过得比较辛苦。当然,他们会从遵守戒律得到心理的补偿。基本上不少宗教戒律都带有自虐意涵,并且靠着自虐通往救赎之路,可说是既苦又乐。

有一些人把素食当成障眼法,藉以掩饰心理与行为上的问题,比如有些罹患厌食症的青少年,会声称吃素,其实是对所有食物都反感。也有一些性格孤僻的人,排斥某些食物只是排斥整个世界的一部分表现。

这些年素食主义有成为政治正确的趋势,有些国小因而施行「每周一日吃全素营养午餐」制度,但这类做法必须注意伦理学上是否站得住脚。如果是学生自由选择,当然没问题,但如果所有人在当天都必须吃素食营养午餐,就有待商榷了。这样的作法是否真的对养生与环保有所助益?即使答案是肯定的,校方有权要求每个人吃素吗?

我不是素食者,但能体会素食者的不便,于是每次举办同事聚餐,总会跟大家宣布:「有準备全素餐点!」希望吃素的同事也能开心参加。也曾选在素食餐厅聚餐,让大家跟着素食同事吃一顿养生餐。只是每次看到吃全素的朋友,每天就只吃那几种食物,总不免为他们感到辛苦。


相关推荐


申博太阳城_申博太阳城游戏登入|美好生活的向往|网站地图 申博正网充值 申请sunbet555现金